温馨提示:按左右键可翻上下页
阅读内容

美女同居故事:从“目光骚扰”到“叫床骚扰”

[日期:2007年01月25日] 来源:  作者: [字体: ]
文章概要: 前年秋天,我大学毕业后来北京求职,很快在一家外企找到工作,在京举目无亲,只有租房。租间平房也四五百元,最好的选择是合租楼房,花钱不多且做饭、洗澡、取暖问题都能解决。
  前年秋天,我大学毕业后来北京求职,很快在一家外企找到工作,在京举目无亲,只有租房。租间平房也四五百元,最好的选择是合租楼房,花钱不多且做饭、洗澡、取暖问题都能解决。
 
  我在永定门外找了一套无厅二居室,月租1200元,然后在网上寻找合租者,本来想找个同性———大学毕业,有稳定收入的女孩,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,只好选了一个在大公司工作的二十七八岁的男孩。我想,能进大公司肯定素质高,而且谈吐文质彬彬,少言寡语,一副绅士模样。谈好条件他就搬来了,开始几天还行,见面问好,各回各屋,做饭谁先回谁先做。几天后,我发现他总是偷偷看我发愣,我一看他,他就马上转移目光,后来就明目张胆地盯着我看,真把我看毛了,尤其是每当我冲完澡从卫生间出来,他干脆敞开门,专门盯着我。我不敢和他对视,总是冲刺式地跑回自己屋。但他始终不敢说出让我接受不了的话或用身体故意接触骚扰我,而且很怕和我说话或接触的样子。
 
  我出生在一个非常传统的家庭,本来异性合租就不敢和家里人说,对这种“目光骚扰”很不习惯,我怕他有坏心,每晚都在枕头下放一把小刀,其实是多余的担心。他的话更少了,但“目光仍旧”,我实在受不了,两个月试住期一满,我找个借口让他走了。临走时,他仍然死盯着我看,我送他到楼下,他倒着走还看着我。到今天我也不清楚是我心理病态,还是任何女孩对他的目光“骚扰”均难以容忍。

  我又找了一个女孩合住了两个月,感觉女孩子事更多,小心眼,爱占便宜,打电话一打一小时,我不好意思提醒她,因为我付电话费(她30元包干);厨房合用的东西她玩命用,分着的,她可俭省了。试住期后又赶走了她。我又在网上找了一个北京小伙子,人很开朗正派,大大方方的,家在郊区,他一口一个大姐,还特爱照顾人帮助人,说我一人在外不容易,给找了不少我急需的资料,从家里给我带来小枣、核桃……但就是两个毛病,我容忍不了。一是吸烟,一支接一支,我把屋门关上也不管用,一天到晚烟味散不出去,呛得我难受。我开玩笑说,你得付我损失费,他笑笑完事,几天后照旧抽那么凶。另一个毛病真难于启齿,每到周五周六,有时连周日晚,他的女朋友就来这儿住。住也没什么,两人有些事注意点,我毕竟是个24岁的姑娘,但两人翻天覆地般活动,似入无人之境,根本不在乎我的存在,而楼房墙壁特薄,我堵上耳朵都能听得清清楚楚,真叫人尴尬极了。待试住期后,我无论如何要他搬走了。

 我现在也想不明白,是我太挑剔,还是这些男人都有不能合居的缺点?
“小户型”首页看最新更新文章 】|收藏 | 推荐 | 录入:longyou | 阅读:
【版权声明】本站文章绝大部分转载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认为该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及时修改、删除。本站文章标注来源为“小户型”的,版权归小户型 所有,转载请注明来源,违者必究。
阅读本文的读者还看了:       美女   
本文评论   [发表评论]   全部评论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