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馨提示:按左右键可翻上下页
阅读内容

慢读时间|老习俗

[日期:2016年09月18日] 来源:  作者: [字体: ]
文章概要: 而遵守着“老习俗”长大的孩子们,没来由得,就显得那么谦和懂理有教养。
有段时间,如果回家晚了,总被母亲提醒先去厨房,打开燃气灶,贴近象征性地烤烤火,如此,方可回卧室去看望入睡的儿子。

那时儿子出生不久,大多时间都是睡着的。至于为什么要烤烤火才能去看他,母亲的说法是,夜晚,外面有“不干净的东西”,烤烤火,可以祛除夜归时沾染的不洁之物。大人身体强健,不怕;小儿身弱,受不得那些事物的侵扰,易生病。

对此,我从来没有过任何异议,每次都会认真执行,靠近火苗烤烤手,烤烤衣服,仿佛真的带回来什么“不洁之物”一般。手暖了,去抚摸儿子的小脸,自己的心里,也果然有一种暖暖的安全感。

后来,不消母亲再提醒,或我或家中其他人,回家晚了,总要先烤烤火再去探望襁褓里熟睡的孩子。我们遵守得都很认真、很虔诚。

这样的做法,一直坚持到儿子一岁之后。而母亲的坚持,则是来自家乡一代又一代人沿袭下来的老习俗。至于当初为何要形成这样的习俗,我不得而知。或母亲也不知,可是母亲和我们,都对这样的习俗心存敬畏。

在这样的庇护下,儿子自出生后到现在,一直身体棒棒,几乎没有生过什么病,包括小孩子七八个月免疫力下降后易生的病,他都逃脱过去。

当然,我并非认定儿子的健康和我们烤火的习惯有关,我想说的,其实只是如此这般的一些老习俗——那些分析起来没有什么科学道理,却总让我们心头暖融融的老习俗。

这么多年,有很多老习俗是我熟知和遵守的,比如给人倒酒一定要满杯,茶水则要浅一些;盛饭不能反手倒入碗中,倒酒更不可反手;不可以把筷子插在馒头或米饭上,是忌讳;而男子给人递烟,要同时取出两支,对方会拿靠近掌心的那一支……在我的家乡沂蒙山区,所有小孩子在懵懂的年纪,便会接受类似习俗的教育,家长并非都懂得这些做法的缘由,只因为是“老习俗”,相信遵守下来总是没错的。若连这些习俗都不懂,必然家教有问题。

而遵守着“老习俗”长大的孩子们,没来由得,就显得那么谦和懂理有教养。

家中还有一个多年沿袭的习俗,年后若出门,无论去往远近,出门前都要放一挂爆竹。即便不是年后,若有家人出远门,也是要噼里啪啦一阵子,是为保平安。这或者同样没有什么道理,可是分明的,爆竹声里,远行的人会听到亲人响亮的祈愿。

家乡还有一个老习俗,我最为珍视。

在我的老家沂南县,除夕之夜,同一个家族中,会有一个家庭“请家堂”。而所谓“家堂”,便是已过世的祖先的牌位。

除夕,黄昏时分,会有族中主事的人,多为家中长子,恭恭敬敬端着写在红纸上的牌位到家族墓地,一番虔诚邀请后,将过世的祖先和亲人“请”回家中过年。

“请家堂”的人家事先要摆好供桌,供桌上摆放各种糕点、水果和一套贡品,有一块方肉、整鸡、整鱼、一碗肉丸子、5个馒头,5种物品,缺一不可。

不摆“家堂桌”的人家,也会在院子里摆一个供桌,奉上各种祭品,意为“敬天地”。

讲究的人家,会在供桌上摆放几盆鲜花。

供桌摆好后,把请回的亲人牌位按照次序,依次摆放在桌子东西北3面。然后,在供桌南向的桌边,一左一右点燃两支蜡烛,再用蜡烛的火苗点燃香炉里的3支香火。蜡烛和香火自除夕夜点燃,便要一直燃到大年初一早上,将各位亲人送回墓地为止,中间不可熄灭。这就意味着“请家堂”的人家里要有人守夜,一直陪着从另一个世界“回”到人间过年的亲人,不能睡,不能离开。

“家堂”桌子是晚饭后摆上的,七八点的时候,同族的男子便陆续赶到“家堂桌”前给各位“祖先”拜年。只能是男子,上至耄耋老人,下至两岁孩童,无论在外面读书、做官、做生意还是当演员……只要除夕夜回来,都不会缺席这一场虔诚的祭拜。这种祭拜,要持续到夜晚12点,新年钟声敲响之时。

各家主妇是看着时间把水饺入锅的,都会准时在12点之前三两分钟将煮好的水饺捞起,装入盘中。随后,各家成年的男子,会端着3碗热气腾腾的水饺,一起来到“家堂桌”前,把水饺用筷子挑开口,轻轻放于桌前——新年的饭,称为“垫饭”。新年的饭,一定要过世的亲人先尝过。这是规矩,也是礼节;是怀念,也是分享。

至此,主妇和孩子们才会去睡,而男子依旧会三五成群守在“家堂桌”前,陪着“回来”过年的祖先、亲人喝茶聊天,说说家事,说说国事……直至黎明。

天亮了,香火方可熄灭,再将早晨新煮的水饺请“家堂桌”上的亲人“享用”过后,大约八九点钟,才送他们“回去”。此时,整个家族的男子们会齐聚从村子到墓地的路口,将各家早早备下的烟花爆竹堆放在一起,逐次点燃,用长时间的鞭炮齐鸣、烟花绽放来送别亲人又一年。然后,孩子们四处奔跑,主妇们换了新衣串门聊天,而那些男子,要么去补一觉,要么聚在一起打打牌……

假期很快过去,三两天后,大家各奔东西,离开了有着古老习俗的村子,到外面的世界做学问、当白领、讲英文、喝咖啡,过完全不同的生活……可是那么多年了,传统的老习俗,从来没有谁想要改变过。我知道,或我或我的家族兄弟,活在这个年代,都不会再相信那些空灵的传说。虔诚,是因为心存感动,感动于世间,还有这样一种老习俗,能让我们和逝去的亲人完成一场暖融融的新年大团聚,太美好。

就像家有幼儿回去晚了要烤烤火,就像亲人远行要放鞭炮……我虔诚地爱着这些老习俗。老习俗里住着的,是教养和感恩,是浓浓的人情味。〇宁子(此为《品读》原创稿件)

编辑:李维

来源:半月谈《品读》
“小户型”首页看最新更新文章 】|收藏 | 推荐 | 录入:thyr | 阅读:
【版权声明】本站文章绝大部分转载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认为该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及时修改、删除。本站文章标注来源为“小户型”的,版权归小户型 所有,转载请注明来源,违者必究。
本文评论   [发表评论]   全部评论 (0)